【柱斑】La Rosa Negra Chapter.2(人鱼X海盗船长)

本章阅读前请大家先学习一下人鱼正常生理结构, 点我!


                                                   Chapter.2

 

       斑很快就后悔在船舱里养这头人鱼了。

       虽然他十分的罕见稀有,属于人的上半身,无论是肌肉比例,还是英俊容貌。哪里都堪称完美无缺。

       可是,这人鱼也太喜欢说话了!

       自从他在船舱里冒出头来,短暂地沉默片刻,充分用眼睛认识了黑玫瑰号甲板上的一切设施之后,便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起话来。斑孤身一人在海上航行了许久,早已习惯了冷冷清清的甲板,突然间就充斥着说话声,真是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斑,你真的是非常厉害的人。”柱间支着下巴,看着斑细致地修补着渔网的裂缝,“鲛人真是大海里最让人讨厌的物种了,它们又不会唱歌,也长得不好看,每天除了要来入侵我们的地盘,就是去抢那些贝壳的珍珠。真是让人无法理解它们的喜好啊……啊,说起来,斑,你见过深海里的贝壳吗?”

       “没有。”斑短促地回答道。

       “真可惜,你不知道,那些贝壳有多大,几乎都可以把我整个身子都直直地吞进去。”柱间夸张地用手臂比划着大小,“她们只会在满月的时候打开来,据说是月光会对她们体内的珍珠镀上美丽的光泽,对于你们来说可能觉得那些珍珠贝不会说话,可是我们听得到。有一次我路过她们的领地,就听到那些跟……跟什么来着……”

       人鱼歪头想了半天,才用左手拳头一敲右手掌心:“对了,像邪教一样,她们会像邪教一样向月亮说话。”说着,他还学起膜拜的姿势,模仿道,“啊,阿尔忒弥斯,请您施舍些月亮的光辉赐予我们的珍珠吧,我们发誓它们将绝对不会抢夺月亮的光芒……”

       他学完,浑身已经十分作恶心状地颤抖了一下,惹得斑忍不住笑了。

       “她们?”

       柱间笃定地点点头:“我也分不清她们的雄雌,但是听起来声音都像是女的,所以我到现在也不能理解她们是怎么繁殖的。”

       “说到这个,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斑放下手中的活计,认真地看向柱间的方向。

       柱间用力地点点头:“问吧,斑。”

       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人鱼已经会十分顺溜地叫他的名字了,斑也不想去反驳什么了。

       “你说你们有发情期,是几个月来一次,还是?”

       柱间严肃地说道:“是一百年才来一次,错过了这次,如果我追求的伴侣没有答应的话,我只能等到一百年以后了。”

       斑有些震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地说道:“那你看上我……还真是件悲哀的事情啊。”自己这番拒绝了人鱼的求爱,这条人鱼就要等到下个百年,他不知道人鱼能活多久,但对于人来说,百年已经足够漫长了。想到这里,斑不由得又向柱间投去了怜悯的目光。

       但是没想到,人鱼很快又朝斑暧昧地眨了眨眼睛:“不过斑不用那么放在心上,我还是会全力追求你的,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你就不愿意放我走了。”

       斑立刻露出了手中布满倒刺的鱼钩,人鱼害怕地往后缩了缩。

       这下也让斑想起了点什么,他问道:“之前我刺中了你,你的尾巴没事吧?”

       柱间亢奋了起来:“斑,你竟然这么关心我吗?看来我的目标大概今晚就能……”他话还没说完,已经被羞恼不已的斑用手中渔网兜头盖上。

       斑看着人鱼在网中纠缠,叹了口气,他小声说道:“也就你让我这么……”

       最终还是一下把渔网全数捞走了。

       柱间重获天日,额外珍惜,只好转而说起有关人鱼的事情。

       “斑,你是不是去过白浪湾?相比你已经看到我们一族的雌性人鱼了吧,怎么样,她们是不是都很好看?”

       斑点点头,又补充道:“如果我没有见过她们在水下的样子的话,我十分赞同你的说法。”

       柱间摊了摊手:“这也没有办法,毕竟一直都是她们负责捕猎的。”

       “那你们呢,雄性人鱼什么都不用做吗?”

       “谁说的!”柱间立即反驳道,“我们当然要负责保卫领地啊!”他啪得就坐上了甲板,展开手臂向斑毫无保留地露出了自己的上半身。

       之前一直或多在水中,或少在阴影里,斑并未对人鱼的上半身又多少留意,可眼下,在如此明晃晃地光芒下,一切都无所遁形。那肌肉充实饱满,手臂强壮有力的基础上,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陈旧伤痕。

       可是紧接着,斑的视线就被在夕阳照耀下散发着如同黄金一般色泽的鱼尾所吸引,他在海上航行那么多年,对纯金已经有了别样的痴迷,更是好奇为什么这人鱼的鱼尾会散发出如此光泽。

       柱间说道:“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讨厌鲛人了吧……”

       斑闻言,如梦初醒,他赶紧移开视线,认同地点了点头。

       但是说话时,语气却有些黯然:“看来你真的不辱使命。”

       还没等柱间说话,斑自己又说道:“说了这么多你们族群的秘密,你就不怕我改主意,不去猎杀鲛人了,改变航线去白沙湾?”

       柱间愣住了,斑一开始觉得他是太过害怕。却没想到,人鱼眨了眨眼睛,反问道:“斑,你不已经有我了嘛?为什么还要去找雌性人鱼?”

       斑深感自己低估了人鱼的脸皮,不想再说话了。

       柱间见他不说话,又努力地凑近了些,像是说悄悄话一样:“斑,你是不是很想摸摸我的尾巴?”

       斑见自己的心事被人鱼戳中,赶紧反驳道:“你胡说什么?我……我才不想摸!”

       柱间却十分大方往他身边一躺,说道:“没关系哦,斑想摸就摸吧,我可以脱离水一会儿时间。”

       斑别过头去,可过了一会儿,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冲动过了。

       只是这一次……就这一次……斑对自己说道。随即,他转过身,义正言辞地对躺尸一般的人鱼说道:“我,我只是想看一看你的伤口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柱间愣愣地点了点头。

       于是,斑摘下了手套,露出了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来。

       人鱼又称赞道:“斑,你的手真……”后半句被斑用视线堵在口中。

       他小心翼翼地用手覆上了那看上去光芒变幻无穷的鱼尾,触感却出乎他的意料。大概是从前处理过太多鳞片粗硬的海鱼,人鱼的尾巴显然和那些并不相同,虽然金色鳞片看上去如同成人的指甲盖大小,抚触上去的感觉却光滑又细腻,如同上好的绸缎。

       斑摸得一时入迷,情不自禁就一路往上,摸到了鳞片与上半身皮肤交界处,显然早把自己的借口忘了个干净。

       交界处的鳞片逐渐变得稀疏,可是就当斑摸着鳞片根部时,柱间却突然抖了抖鱼尾。

       “没事。”柱间说道,“只是因为在发|情|期,我有点敏感。”

       敏感是哪种意义上的敏感,斑当然清楚,他脸上有些滚烫,又原路返了回去。

       再摸一会儿,再摸一会儿我就停下来。斑在心里坚定地想道,这时他突然发现就在柱间身体的矢状轴上,鱼尾处竟有隐隐的裂缝。一瞬间,好奇心又压过了理智,他克制不住地要去摸一摸。

       可是没想到,他的手碰到那条裂缝时,柱间轻轻呻|吟了一声。

       人鱼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斑,不要乱摸。”

       斑难得会被吓得收回手,还以为自己碰到了什么对人鱼有害的地方,可是他的想法十分没有道理,并且人鱼也向他展示了,这条裂缝到底是什么。

       只见在斑的短暂触碰之后,裂缝打开了,变成了一个小口。

       柱间用手掌捂住半张脸,声音沙哑得有些低沉了:“这里,是我的泄|殖|腔。”

       泄|殖|腔是什么,斑再怎么不懂,听着也明白了。

       他脸上红得厉害,连手放在那里都不知道,他第一次手足无措起来。

       人鱼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听起来是满满的委屈:“虽然我离一千岁还很远,但是,还是头一次被人碰到这种地方……而且现在还是在交|配的季节,你这么碰我……”

       他话还没说完,在斑的眼皮子底下,一个似曾相识的头部从泄|殖|腔的小孔里冒了出来。

       斑不会看错,就是人类男性的gui头,人鱼的却活像个鸡蛋,只见那个“鸡蛋”颤颤巍巍地先要从小洞里伸出全部一样。眼前的场景不亚于火炮在斑的脑海里轰炸,他羞得满脸通红,真的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关系,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走为上策。斑贯彻这一思想,头也不回地扎进了船长室,把那条人鱼彻底抛在了脑后。

 

       TBC

————————————

         在这里也算补充一下设定,人鱼和鲛人是两个物种,颜值有高低而已(不是)另外鲛人在陆地上是十分珍贵罕见的收藏品,所以会有人出大价钱买,但是很难捉。至于为什么不是人鱼,因为人鱼比鲛人更稀少更罕见,也更聪明,捉不到他们。

         感谢上一章小伙伴点的心心和留下的评论,爱你们!请大家继续给我更多写文的动力~!

13 Jun 2017
 
评论(11)
 
热度(174)
© 森罗万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