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Secret Story 上(WB上答应的西皮随机分配ABO设定梗)

大家好,我社畜海来了。这次因为在某APP的CP ABO测试里抽到了个十分社情到让我心动的设定,然后被许多小伙伴在微博上留(zhua)了评(zheng)论(zhao),言而守信,特地带来这个小短篇。

具体微博和抽到的设定戳这里都社情到爆 

 

设定:α-执事(表面)-柱间 X Ω-人类富商家主-斑

显然,柱间不是个普通的执事,斑也不是个寻常的Ω [ 滑稽.jpg ] 

 

雷点注意:ABO迷X/梦X人外 and more……

 

OOCOOCOOC

 顺带一提,论坛同步连载贴走

(不要怀疑不一样的文章名,论坛贴里的才是我的本意,然而LFT敏感得不让发啊……无奈)

 


夜深了。

斑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了酒会,为了应酬而沾了一身的烟酒和香水味被寒凉夜风吹散不少,却丝毫没有让喝了半醉的他清醒多少。

可是很快,后知后觉地,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和司机说好什么时候过来接他,而在这偏僻又庞大的庄园里,他起码要等在寒风中十五分钟才能回到车上。

现在,总不见得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的他又要明目张胆地走回去,借用宅邸里的电话。

他感到烦躁不安,又疲惫至极。

“哟,瞧瞧这是谁?”

斑皱眉,比起轻佻的话语,来者身上浓浓的雄xing气息更让他不适。

他远远地看到了车灯在树林间闪烁着,一辆熟悉的私车停在了台阶下面。

斑被吹僵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轻松的神色,他方要走下台阶,手臂却被拉住。

醉汉显然没有料到斑丝毫没有在意他,更没料到斑轻轻松松就脱离了他的抓握,甚至还一脸冷淡,眼神轻蔑地瞥了他一眼,就要离开。

这让向来高居上位自命不凡的男人勃然大怒,骂道:“一个有病的Omega,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了,还装什么贞jie,宇智波不就靠你这幅身子,谁要娶个烂……”

话还没说完,只听得一声闷响,随即就是男人身体倒在地上的闷响。

“失礼了。”站在斑身边的高大男人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仿佛刚才一拳打翻另一个Alpha的不是他一样,“希望大理石可以让您清醒一下。”

男人骂骂咧咧,被意料之外的人打倒在地,显然极大侮辱了他。可稍加感知就能知道,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Alpha。

“你,你是谁?”

斑抬起头,看着身旁的男人右手五指合拢贴于胸前,向倒地的男人微倾了一下,自我介绍道:“我是柱间,斑先生的执事。对于您的受伤我感到很抱歉,但是因为您对斑先生出言不逊在先,我身为执事,自然要保全主人的名誉。关于治疗的相关事宜,请您……”

柱间依旧得体有礼地说着话,一面又在暗中挡住了所有无礼之徒刻意发散的信息素。

地上的男人对自己被全面压制的事实感到不相信:“你……信息素……怎么会……”

斑被愈发强烈的夜风吹得有些发抖,柱间几乎立刻就发现了,他有些歉意:“抱歉,斑先生,我没有带第二件外套出来,不介意的话请先穿我的吧。”

说完,就干脆利落地把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罩在了斑的身上。

在那一瞬间,两人贴得很近,几乎柱间的呼吸轻轻地掠过斑的嘴唇,带来一阵熟悉的气息。斑下意识地想要追寻过去,柱间却退了半步,用自己的外套把他裹得紧紧的。

虽然没有追到想要的温暖,可是尚有余温的外套还是使得柱间身上的气息钻入斑的鼻子里,方才还不安的躁动几乎立刻就消失了。

斑满足地呼了口气,马上叫着柱间离开,把那胡言乱语的醉鬼跑在脑后。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的神情有多么柔软,与之前那个冷淡的宇智波斑简直大相径庭。

车内温暖如春,很快斑就热得冒汗,但是他还是舍不得脱下身上的外套,嗅闻着那淡淡的味道,真是恨不得整个人都埋在衣服里。

一阵沉默,充当司机的执事突然开口道:“方才那位先生的意外,我自己会负全责的,斑先生可以不需要再放在心上。”

“无所谓。”斑懒懒地说道,“我本来就没注意他到底是谁。他真敢来赔偿就叫底下的小子把他打回去。”

得以说话,斑可以明目张胆地看着后视镜里柱间的脸,执事露出了笑意,说道:“以那位先生的地位,恐怕小子打不过呢。”

“打不过也要打,你可不要出手。”斑急道,“就算是他带着一帮人来寻仇,你也不能出手,小子伤了还能再找,你可是我的!”

斑顿了顿,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有些暴lu,便咳了咳,补充道:“我那么忙,肯定是要有人来规划安排的,现在也只有你最熟悉了,你受伤了就要休假,耽误大事。”

都是喝醉的祸,搞得一向伶牙俐齿的斑现在说出这么笨拙蹩脚的话。他难得有些慌乱地看向后视镜,却看到男人露出了与以往礼貌笑意不一样的笑容,带着由衷的欣喜。

“我知道。”柱间的眼睛在后视镜里与斑的视线相连,他的双眼明亮无比,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您的,只属于您的执事。”

斑的内心一阵激荡,他可以算得上是狼狈地移开视线,看向窗外不断变化的景色。

然而即便如此,却也丝毫不能控制体内乱跳的心脏。它越跳越快,越跳越明显,几乎是要跳出斑的胸膛,明晃晃地表露着他私藏在心底的、最不可言说的东西……

可也就在这时,柱间又说道:“毕竟您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最熟悉您的人里我也能排上一位……”

斑却突然打断他:“闭嘴!”

“是。”柱间的确对斑十分熟悉,以为斑突然的打断只是他的话又提到了斑最敏感的年龄话题,便笑眯眯地住了口,“我们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到家,您先休息一会儿吧。”

看着柱间弯弯的眉眼,斑的怒气又飞快地消失了,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柱间对他十分熟悉,可相反的,他却对柱间一点也不了解。

这位执事很多年前就来到了宇智波家,在斑还是小孩的时候,明明是个出去可以大干一番出人头地的强大Alpha,无论是斑还是家族里的其他人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甘愿在宇智波家当个执事。

但也正因此,自从懂事开始,斑的身边始终有柱间的陪伴。从一个像兄长一样的人,到一个老师,最后变成恭敬的执事与助手。待到斑反应过来时,他的生活里,柱间已经无处不在。

在内心深处,斑期望着柱间永远不要离开,永远都是他的执事。甚至,不止是执事……

然而,现实却远比幻想之中更加混乱,苦涩。

斑的意识渐渐模糊,他的视线摇晃不已,渐渐地泛起一股酸涩。

真奇怪,放在以前他从来不会这样敏感,这样伤春悲秋。

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吧……斑想道,今年他已经三十有余,距离他二十岁发出振兴家业绝不出嫁的誓言也过去足足十几年,最近他的确是确切地感受到了疲惫,不想十几年前一般有的是精力。

不过,想想用着十几年的精力换回宇智波的辉煌,也不算亏。斑不屑于那些感性的形容词,他只需要对得起自己就好。

这时,他突然间想起有人,确切点来说是手下败将,说他换回今日的成就是将灵魂出卖给了恶魔。当时他不置可否,可现在想来……

斑闭上了眼睛,没准那人说的是真的,宇智波斑把灵魂出卖给了恶魔。

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恶魔。

正因为那个恶魔的存在,他才会落得这般苦涩的境地。

 

外界相传,宇智波斑是一个有缺陷的Omega,因为从十八岁初次分化开始,他始终没有经历过发qing期,信息素也十分寡淡,几乎不可闻。这个消息一开始是从宇智波族内被人恶意传播出去,大抵是为了不想让身为Omega的斑掌控大局。

然而斑却在二十岁时发出了绝不出嫁的誓言表明自己的决心,外界大多也是确认斑真的身有隐疾,不是个正常的、可以养yu的Omega。于是也就再也没有联姻的想法,自然而然的也十分轻视年轻的宇智波斑。

谁都没想到一时的轻视,竟会在后来让自己的家族走向被吞并或是衰败的道路。

然而,对于斑自己,事实又真的是否如此呢?

 

点❤我❤上❤车❤头


 

TBC

 

这里有个坏消息,下次更新时间不定,完全取决于我下班后意识是否清醒(no

 


16 Oct 2017
 
评论(19)
 
热度(216)
© 森罗万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