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柱斑#663话的幕前幕后

#火影忍者##柱斑#663话的幕前幕后

 警告:傻白甜;OOC;脑洞大

——————————————————

一个露天大场子里就只听到演员念的台词声,冬天的冷风还呼啦啦地吹着,制片人柱间一来便看到宇智波佐助作垂死状地躺在那儿,不过却因为天太冷一直抖着。一旁抱着大毯子的漩涡鸣人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冲上去。颇有前几个月他的模样。

 

柱间扫视了一圈,看到了个特别显眼的银角大王,拉住了个小演员问道:“金银角不是没戏了吗怎么在拍银角?”

 

小演员裹了层厚毯子,吸溜吸溜鼻涕怯生生地说道:“那不是银角大王,是孙大圣。”

 

“哈?”

 

“柱爷别听他瞎说,那是斑爷的新造型。”鸣人插话道。

 

“哈?!”

 

 

 

千手柱间,今年四十八岁。在他一出生只打了八年光棍之后就遇到了这辈子注定在一起的相好宇智波斑,成年之后就领了小红本,各自为事业打拼。难得因为个戏聚到一块,颇有种夫夫搭配干活不累的样子。每天的日常就是拍戏以及放闪光弹,剧组里对他们俩怨念深重。

 

 

 

最近剧本大大特别的丧失,大概一直没从心理阴影里走出来,于是就开始报社,结果这一报就根本停不下来,大招一个接着一个放。他们剧组都收到好几封血红字体的信了,人心都有些惶惶。

 

不过这些柱间倒不怎么在意,直到上个月大boss掌握战场的主动权了之后他就不淡定了。

 

大冬天的谁愿意看相好光着个膀子吹冷风啊!

 

 

 

询问为何如此设定时剧本大大指间还夹了根没点着的烟说:“因为剧情需要。”

 

需要个屁。当时柱间就想把剧本大大脸朝下摁在洗手池里。你装个什么B。

 

 

 

实在感觉心疼得厉害之后,柱间便天天去堵剧本大大,各种堵,堵着不让去吃饭,还堵着不让去上厕所,总之是比剧本大大还要丧失地堵着他。

 

于是被堵到心力交瘁的剧本大大终于答应给大boss换个包得更严实的造型之后别提柱间有多开心啦。

 

 

 

呵呵我开心,我开心个鬼啊。柱间在内心掀翻了桌子。站在原地看到又狂又霸又酷又炫又拽的相好结束了拍摄,看到相好拒绝卸妆,看到相好朝他走过来,看到相好原本一头黑长炸变成了雪白的杀马特,看到相好唯一露在外面的脖子白白嫩嫩的,恩好想咬上去。

 

咦怎么要比平时高了点。柱间低头便看到了一双估计塞了鞋垫的低跟靴。

 

周遭人见此状都悉数散开了。

 

 差点被那丑到死的护额遮住眼睛的斑扶了扶那护额,又掉下来,又扶上去。又掉下来,又扶上去。

 

柱间忍不住开口说道:“你可以把那玩意拿下来。”

 

斑:“这样暖和。”

 

柱间:“你知道有个招叫还我漂漂拳吗?”

 

斑:“?”

 

柱间:“我现在特想给你来上几下。”

 

斑:“不是叫还你漂漂拳吗?对着我打是几个意思?”

 

柱间刚想反驳,看到那新造型弄得眼前又是一黑,努力维持着膝盖的稳定,说:“嗯你说得对,是我瞎说的。”

 

斑说:“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个造型?”

 

艾玛不愧是我多年的相好就是懂我的心。柱间赶忙点头。

 

斑看他如此肯定的点头,看上去有些失落地低了头,说道“其实我也不喜欢。”但是就在柱间刚想说个什么就被相好下句话惊呆了。

 

“这造型怎么回事,弄得我脖子好冷。”斑用手捂着脖子,抬起头朝柱间说道,“听写剧本的说这造型还是你给我争取的?”

 

“我……”

 

“那你再去问问角色接下来还会有新造型吗?最好把脖子也捂严实的那种。”

 

“我才不要!”

 

斑不高兴地说道:“柱间,看着我的眼睛,你去不去?”

 

承受着对他的眼睛非人道折磨的痛苦,柱间仍说道:“我不要去。”

 

“去不去?”山大王斑捏住了他半边脸。

 

“不去。”另外半边也捏住了。

 

“说什么我也不去。”斑使劲蹂躏着那张英俊的脸,不过即便如此柱间的立场仍十分坚定。

 

“你不去我今天就这样跟你睡觉!”斑玩心起来,半认真半开玩笑地下达最后通牒。

 

“我……我……”柱间疼得眼里闪着泪光,斑还以为他要妥协没想到柱间一等他松开手就扯了他的护额,还上下其手地要扯他的上衣。

 

柱间一边扯一边还念念有辞:“你这么狂霸酷炫拽肯定不是我的好机油斑,妖怪快现出原型!”

 

斑自然不从,“猴头找死!”说着就和柱间你一拳我一脚地打了起来。

 

原本还在收拾东西的工作人员看到两位大人物像小孩子一样打架赶紧散来生怕波及自身,一边还嚷着“柱爷斑爷别碰着器材嗷嗷嗷嗷!!!小的们可赔不起!! !!”

 

 

 

两个人一路拳打脚踢,最后柱间占了上风,而且他终于弄掉了那白色的假头套,露出的黑发正是他十分熟悉的颜色。

 

打着打着就越来越靠近柱间停在不远处的车,柱间计上心头,强扛下斑的拳头,一拉开车门就顺势把斑推了进去。

 

柱间这车的后座十分宽敞,用途是啥想必大家都懂。围观群众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从柱间嘴里说出来的。

 

他说:“那你现在就跟我睡觉好了。”

 

 

 

车子,逐渐微微颤动了起来。

 

 

 

END


 ——————————————————

 

【顶着锅盖逃走

17 Sep 2014
 
评论(1)
 
热度(83)
© 森罗万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