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

边缘 

简介:当柱间在那场决斗中留下的最后一个伤口都愈合的时候,他开始做同一个梦。    

 

    当岩石崩裂的声响不再传来时,人们便知道这持续了三天三夜的战役已经将要结束。显然,那两位大人,可能只有一个人才能活下来,无论是谁。

    天空开始悲鸣,瓢泼大雨降临。除却安置失去房屋的村民所需要的人手,近乎木叶所有的盟族都遣了人守在大门处,他们淋着雨,没有一个人离开。

    雨逐渐变小,天开始由最黑暗的时辰向迷蒙的光亮过渡,那一串拖沓的脚步声踩过凝聚的水洼,碾过堆积的枯叶,到最后,他踏着晨光来到众人面前,那个保卫了村落的存活者,那个失去了挚爱的男人。

    他弯曲着的被烧焦的臂弯里躺着一个永远不能在苏醒的人。

 

    柱间睁开眼时正是太阳跃出地平线的时候,一只灰黑色的雀停在停在他敞开的窗台上,黝黑色的小眼珠好奇地望进屋子。

这雀虽叫不出品种,但并不怕人,甚至在他伸手的时候用脑袋蹭蹭他的指尖。

门推开时它扑扑翅膀飞走了。

“你吓走了我的客人。”扉间对这句话翻了个白眼。

“走了,大哥,你还有很多文件要处理。”

柱间站起身,扉间跟在他的身后离开。

 

    斑走时并没有带走柱间送给他的盔甲,虽然他一直以此来嘲讽柱间的品味,但却毫无例外地在此后每一次出征时穿上这正红色的铁甲。

    柱间把他的铠甲留在了他们共有的位于树林的屋中。

 

那天下午,柱间心血来潮地偷偷从办公室溜走,他穿行过树丛,来到那个屋子里,但却发现斑的铠甲无影无踪。

    他想,他回来了。

深夜中九尾的怒吼响彻云霄。

 

   他精疲力竭,他知道斑也是一样。

   他知道他会在最后杀了斑。

 

    “大哥你终于醒了。”映入眼帘的是扉间的脸,白发黯淡,神情憔悴。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睡了多久了?”

“你已经昏迷十天了。”

“我是怎么……”他四下环视,发现这是他自己的卧房。

“你不记得了吗,你一个人抱着……斑的尸体回来的。”

“那斑现在在哪里?”

“在宇智波族那里,喂大哥,大哥?”

他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但他用尽全力抓住扉间的手:“听着,扉间,安葬他吧。”

“什么?”

他努力想说清楚自己的话语:“火化斑的遗体,安葬他吧。”

“可是大哥!你明知道他的遗体可是……”

他没能听完这句话。

 

第二十次时,柱间做出一个决定。

在那一瞬间,他扔掉了手中的长剑,张开手臂,任凭斑的镰刀斜斜插入他没有铁甲保护的半个胸膛,锋利的刀刃从里面划开他的腹部,血流满地。他小心翼翼地合拢手臂,让对方待在自己的臂弯中。

斑粗重的呼吸喷在他的脖颈上。

柱间醒了过来。一只灰黑色的雀沐着早晨的阳光停在他的窗台上,歪着头看着他。

当他伸出手时,雀儿顺从地蹭蹭他的指尖。

“走了,大哥,你还有很多文件要处理。”扉间走进房间时这样说道。

 

显然他的梦境陷入了某种循环中,并且在这重复了几十次的场景中他唯一明白的是:

只有他活着,才可能从这个梦境中醒过来。

 

“你看起来好多了。”扉间开口道,按理说现在的一些事情他能够处理好,大哥才刚苏醒没多久,应该待在病床好好休息才是。

不过以千手柱间的仙人体来说,没准躺了这大半个月的功夫也应该好得差不多了。

“谢谢。”柱间笑着回应,“别站着了,坐下来我们好好讨论一下什么时候开五影大会吧。”

扉间选了一个位于柱间侧边的位子坐了下来,烛光明亮,将柱间的侧脸蒙了一层柔和的光泽。

 

那一瞬间扉间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但他相信自己的眼力。

绝对不会看错的,柱间的鬓边已经长出了白发。

 

十一

    第五十次,柱间再一次站在了斑的身后,他的呼吸都带着难以忍受的刺痛。

这只是电光火石间的动作,他举起那把剑,从斑的身前捅入了两个人的胸膛。

    

他睁开眼,看到灰黑色的雀轻轻停在他的窗台上。

 

十二

    “斑,停下来。”这个场景已经重复无数遍,能让柱间轻易压制住斑的动作。

“继续跟我打呀,柱间!”斑气势不减地叫道。

“把我的细胞拿去吧。”柱间递给他一把苦无。

斑的神情僵了一僵,变成意料之外的惊愕。

“这不可能,你为什么会……”

“没错,可我就是知道。”柱间露出柔和的笑容,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个循环中展现出这样的表情。

斑推开他站了起来,“柱间,怎么回事?”

“你有没有想过那石碑可能是被人伪造的?”柱间慢慢地问道,一面脱下了尚是完整的外甲,他撩起袖子,握住斑的手,将锋利的刀刃贴在自己的皮肤上。

“那不可能。”斑往反方向用力,阻止柱间要割下手臂上的肉。

“我也觉得你要摧毁木叶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我没有想过那样。”

“那你的计划是什么?夺走我的细胞,诈死,开轮回眼,用无限月读?”

“为什么你会……柱间!”斑的力气不能足以让他停止柱间的动作。

“听我说,斑,当你醒过来的时候,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身上的东西。”

“你在说些什么,柱间!”这一连串的变化即使是宇智波斑也不能接受,那一块尚是温热的组织塞到了他的手心里,高大的男人伸出手臂将他紧紧地箍在怀中,力道足以让他身上发疼,这让他不可自己地颤抖起来。

“斑,我希望还能跟你像以前那样打水漂。”

“……”

“没有回应吗?”

“我也是。”斑抓紧了他背后的衣服。

长刃贯穿了两个人紧贴的胸口。

 

柱间睁开眼时,不再是早晨,而是一个无比黑暗的夜晚。

他僵硬的躯体终于能够感受到主人自身的意志。

 

END

    

写的大概就是柱间在终结谷一战循环做梦,斜体字部分都是他的梦境(最后一个部分没有)。循环的终点和起点就是他死了,无论是他自己死了还是和斑一起死,这个 梦就会重新开始。灰黑色的雀和扉间说的话都让他意识到他进入了一个循环中,但梦醒过后的现实永远是他活着,而斑被他杀死了。但是我不能把循环写成一个现 实,因为柱间永远清楚他的立场,如果斑执意要毁灭木叶的话柱间必定会杀了斑。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柱间下意识对自己的惩罚,他不会在他想象一样和斑一起死去,他也不会自己一个人死去。我认为终结之谷一仗一面是斑要与柱间一决高下,同时斑也要获取柱间的细胞(至于方式……),排除实力的因素斑同样希望柱间能活下来,他用这种方式宣告自己的退场,不仅是为了让自己远大的计划更好地在暗中实施,也要让柱间放弃对自己的执念,为了让他能朝着更光明的理想而奋斗。木叶,是树木上的一片叶。像柱间这样伟大并且有诸多美好品格的人,能够得到的不仅是一片叶子,而应是整棵世界树。没想到最后柱间却英年早逝,令人不胜唏嘘。无论是从终结谷战斗结束的伪-阴阳相隔,到后来真-阴阳相隔,这两个人都是在忍受着苦痛不断前进并且相信着未来的。


不过我觉得柱间被咬了那么一口不会没有痛觉的,要么就是他那时已经精疲力尽对痛觉已经不再敏感了,或者也有可能是跟斑爷演一出戏给黑绝看呢,这样斑也能顺理成章地死遁,但联系后来柱间的早逝似乎也说不通(sad一直心心念念在找写肉文的手感,结果写了这么个冷干的东西,十分对不起亲友们;;最后想说特么辉夜你快还我斑爷来,窝要看柱斑联手!柱斑联手!

2014-06-20


竟然写过清水文我自己怎么没印象……文章跟以前发的有改动,把特别羞耻的部分给改掉了OTZ

 

18 Sep 2014
 
评论
 
热度(72)
© 森罗万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