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本能(拟兽paro!狼/柱间X猫/斑!兽交有!人形有!生崽有!)第二章

第二章

       这个村庄的冬天虽然短暂但也十分寒冷,而斑一直无视柱间带着闪亮的水汪汪眼睛不厌其烦向他提的一起睡的建议。

       没错,哪怕第二天总是有相同的戏码上演,也丝毫不影响斑坚决的态度。

       这天斑去镇子上溜达的时候发现有一小块人类遗落的毛皮,那暗白色的毛色混在雪地里并不明显,他四周看了看也没有其他人,连猫都没有,便把这块看上去十分暖和的皮草一路拖了回来。

       令他没想到的是柱间远远地就从那个山洞里朝他跑来,那神情斑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见,不可置信的神情,继而被巨大的悲痛所取代。

       斑把那块皮拖进洞里之后,柱间也不像平时跟他说话,他开始绕着那块皮子走来走去,并把整张脸都埋了进去,发出抽泣的声响。当他再次抬起头时,眼泪便滴滴答答地顺着脸流了下来,沾湿了那块银白色的毛皮。

       柱间简直是着了魔一般守在那块毫无生气的皮革旁一天一夜,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只是一味地在淌着泪。

       斑似乎有点知道那原来是什么了。

       第三天独自待在山洞里的柱间终于恢复了点正常,他默默吃掉了斑几天带过来的肉,虽然在雪地里埋久了坚硬如石,但他还是一口一口啃咬着。

       这块皮革曾经的主人告诉过他要好好地活下去。

       当斑这天从外头溜达回来时,发现原来垫着稻草的地方铺上了那张他拖回来的毛皮,柱间卧在上面,头搁在交叠的前肢上打着小呼噜。不过并没有睡深,他听到斑踩过干稻草的声响,抬起头来。

       “斑,你回来了啊。”他的语气倒是并未和之前有什么区别,“来这里来这里。”

       斑趴在了柱间身边,比之前的夜晚都要离得更近,柱间小小的脑袋蹭着他的前肢。

       “这是……这以前是我的母亲。”柱间小声地说道,但语气却趋于平静,“那时候人类要猎杀我们一家,她和我的父亲努力掩护我和我的兄弟们逃走,结果还是被发现了。她是第一个中了子弹的。倒下去的时候却还叫我们快逃。”他把头搁在那厚厚的毛上,继续说道,“我父亲是第二个,我最小的弟弟被猎犬咬死了,另外一个想要去救他,结果被打中。只剩下我和一个弟弟拼命逃跑,再后来当我睁开眼时只有我一个了……”

       柱间的言语声又带上些哽咽:“明明我才是那个最大的,却让弟弟们都死了。”

       斑蹭过身下已经被柱间捂得暖热的毛皮,默默地把脑袋搁在柱间的小脑袋上。

       “我以前有过五个弟弟。”他开口说道,第一次将这段他刻意遗忘的记忆展现给他人,他感觉到柱间的脑袋不安地动了一下,似乎是想抬起来,不过却被他占着体型优势死死压住,“四个都被人类抓走了,还有一个,我没能在一次同族地盘的争斗里保护好他,他被活生生地咬死了,就在离这不远的树丛里,我才找到他的尸体。”

       “斑……”

       “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他。”斑终于移开了自己的脑袋,看到了柱间盈满泪水的眼睛。他的心里既悲伤又柔软,控制不住地舔了舔柱间的脸,“现在你有我了。”

       “斑。”柱间小小的身子朝着他拱了过来,他也第一次没有避开柱间,一反常态地圈住这个小东西,将自己蓬松的尾巴盖了上去。柱间蹭了蹭他的肚子,暖烘烘地散发出源源不断的热量。

       他又舔了舔柱间的头顶,就像以前他一直给他的那个弟弟做的那样。

       现在他们就有彼此了。

       等到积了寸厚的白雪化作潺潺溪水时,已经是春天了。

       春天是个猫科发情的季节。

       斑此刻十分烦躁。    

       从黑毛中时不时露出的粉红色性/器正散发出不美好的气息,却勾起了柱间的好奇心,这让他感到更加烦躁。

       “斑,你今天不舒服吗?”柱间在逗弄几次却得不到任何回应之后失落地趴了下来,当他试图用鼻尖蹭蹭斑的脊背时,却险险躲过反抗的一爪子。

       “斑?!”柱间幼小的内心被同伴的举措伤害到了,他低下头呜呜出声,把斑原本烦躁不安的心给弄得一片柔软。

       “柱间,刚刚对不起。”他伸出爪子抵抵柱间。

       “斑,发生了什么事吗?”柱间扑棱扑棱耳朵,看向他的眼神十分担忧。

       “只是该死的发情期而已。”斑端坐着,长尾巴绕着自己的四足。

       “发情期?那是什么?”柱间看上去十分天真无邪地问道。

       斑倒是没想到柱间的年龄还不足以到达那个阶段,当下便楞了,左思右想如何给出个合理的解答。

       “就是……生崽子的时候……”过了半响,他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

       “斑要生小猫了吗?”柱间高兴地说道,连尾巴都摇了起来。

       “不我是公的,生不出小猫。”斑否决道。

       犬科动物重新难过地低下头去,脑袋搁进交叠的前爪之间,整个身子都散发着哀伤的气息。

       “你又怎么了?”斑凑过去舔舔那下垂的耳朵以示安抚。

       “你看上去这么难过,而且我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柱间悲伤地说道。

       帮忙……一瞬间这个词带来许多恐怖的场景闪过斑的脑海,让他不禁浑身颤抖了一下。 

       “我回去了,你自己去弄点东西吃吧。”斑蹭蹭柱间的头,往山洞走去。

       柱间看着斑离去的身影,跟他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自然能看得出来斑的不适。

       他决心要为自己的同伴做些什么。

 

       斑回了山洞,原先冬天铺着的毛皮堆在角落。堆积的干草也重新换了一层,此刻洞里因为四周光滑的石壁而有着丝丝的凉意。

       他肚子朝上躺了下来,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心想睡一觉应该会好很多。可慢慢地等到他半梦半醒时柱间的四足踩过稻草的声音响了起来,如果是这样那斑也不会在意。但是一股美妙的气味像刺球一样扎上他的鼻子,让他一个激灵跳了过来。

       “斑唔唔唔……”不知道为何会这么早回来的柱间含着几棵草,口齿不清地说道,“有猫说这个给你闻能让你舒服些咕咕咕……你要不要过来试试看?不过真的好难吃啊嗷嗷嗷……”他把那几棵有些嚼碎的草放在地上,又好奇地踩了踩,一瞬间汁液的气味就一股脑地袭向斑,让他立刻站不稳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躺在地上扭来扭去。

       “斑你没事吧,你怎么看上去还要糟啊……”柱间用鼻子拱拱斑露出的柔软腹部,看到露出的粉红色性、器,“哦哦这是你用来生小猫的嘛?”

       不过此刻斑没心思去耐心地回答柱间的疑问,先前柱间说话时不小心嚼碎的草叶还留在他的嘴里,随着呼出的气体那气味也喷到斑的脸上,让斑呜呜地叫了起来。

       这对于斑来说实在是太丢脸了,他想要柱间快点离开。可爪子刚搭上去就像有自己的意识一样违反斑的本意把柱间朝着他的那里拉得更近一些,还没等斑来得及把他推开,柱间竟然好奇地伸出舌头舔了舔那露出的地方。

       简直就是超出了斑所能控制的范围,但这样轻柔湿润的舔舐却让他立刻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咕噜咕噜声,熟知猫科特性的柱间还以为这样能让斑少些难受,便勤快地舔了起来。

 

       斑,在他自己的印象里至少活了一岁多,折算成人类也得有个十七八岁,还是第一次在别的动物面前这样失态。

       好在他靠着射精之后的短短时间里终于能抓住点理智,这时第一个念头滑过他的脑海:“特么谁告诉柱间猫薄荷的,老子一定要打到那家伙满地找牙。”

       想到第二个念头时他全身都不舒服起来:“肚子湿湿的真难受,柱间你能不能别舔了。”

       第三个念头则如晴天霹雳:“……柱间不会把那些东西舔掉了吧?!”

       比起这种被抚慰欲望的羞耻感,这第三个念头给了原本只想将柱间当做自己弟弟的斑天打雷轰般地粉碎性打击,带来了铺天盖地的罪恶感。

       但紧接着猫薄荷的气味重新霸占了他的感官,让他不由得又开始喵喵叫着翻滚起来。

       尚且年幼的柱间很高兴终于帮上了忙。

       直到那年冬天到来之前,斑都无法面对柱间纯真友好的脸,哪怕是他无辜的摆动着的尾巴。

       至于那只告诉柱间猫薄荷的花猫,斑则是见到一次打一次,绝不心软。 
 
—————————————————————— 

TBC

19 Sep 2014
 
评论(4)
 
热度(101)
© 森罗万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