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原创】Die Another Day (未来往昔前传,柱间|神树设定)Chapter.1

昨天看了动画版辉夜的故事,想起了以前写过的设定神树与柱间渊源的文……结果上来一看……

真是服了LFT!这篇还是去年两月份发的,不声不响说和谐就和谐了!还几篇几篇没了!

链接也大多都失效了,干脆重发一遍好了



背景:被无限月读笼罩的毁灭世界

简介:由于漫画原作并没有交代完柱斑的故事,所以想通过原作给出的某些设定填补空白间隙的的部分,并且根据原作设定衍生出了另一个走向和结局……有柱间和神树相关的设定,不喜勿入!

推荐BGM:BRE@TH//LESS

————————

警告:血xing暴li成分有

 

                                                               ◆

                          May I have seen your face somewhere sometime? 

                                                曾几何时我们在某处相见?

       ………………

       阅读前部分可走论坛连载楼:【http://senjumadar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89

       ………………


       但是斑知道,不管如何他都不会死的,那个人的细胞总会马上帮他恢复回来,就像是在保护着他一样。

       他自嘲地笑了起来,即使在这个世界上已再无千手柱间存在过的痕迹,但那个男人却仍然活着,以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

       只要他一闭上眼,柱间就清晰地出现在脑海中,穿着正红色的盔甲,额后的白头带随着黑发飘扬着。他曾经不止一次嘲笑过对手的形象,最后总是能够被柱间不轻不重地堵回去。

       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对战开头。在战场上他们从不留情,柱间知道他足够强,而在这个世上唯一能够强过他的人也只有柱间。明明是要与对方战得不死不休,却是让斑唯一感到由衷快乐的时候。战斗成为了唯一能够让他发泄情感的渠道,甚至让他觉得他生来就是为了与那个男人对战。

       血液在身体里奔腾着,冲击着皮肤,这残留在记忆中的感觉无比鲜活,令他万分怀念。

       “柱间……啊柱间……”斑放任自己叫出那个男人的名字,但是突然间他感觉到有什么在身后。斑猛地扭过头,看到的只有是茂密的树枝,暗绿色的叶片在微风之下沙沙响动着。

       “看来……我已经疯了吗……”

       一面嘲笑着自己的愚蠢,斑一面折断了一根粗大的树枝,从断层中立刻流出了白色的粘稠汁液,用来润hua刚好。他将那根临时的取le物塞入自己的后xue中,想象着是那个男人的东西,自顾自地动作了起来。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这棵树,怎么可能有除了他之外的活物。

       本就是急促打断的快gan加倍地席卷上来,斑紧闭着眼睛,想要让柱间的脸更加清晰一些。

       其实他一直都想知道柱间是否有类似的感受。

       曾经有一天他真的问出了口,那个时候柱间坐在火影办公桌后,闻言抬起头来,他温柔的眼中只有斑一人。

       “斑……”

       柱间的声音那样清晰地在斑的耳边回响着,他的手指猛然地一收,绷紧了全身肌肉,就那样射了出来。

       随手把手上的精ye抹在了树枝上,斑浑身瘫软地躺倒在粗大的树枝之间,透过密密的枝叶看着头上的月亮。

       在这无穷无尽的时间中,唯二陪伴着斑的,除了这棵神树,还有那一轮深红的满月,离他是如此遥远,却又似乎没有任何距离。

       那唯一的一次提问,到最后他也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他和柱间之间,某些隐晦的东西,虽然从未揭穿过,但是彼此却心知肚明。

       等到呼吸都缓和了下来之后,斑低头扫视着自己裸露的身体,原先贯穿腹部的伤口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半条疤痕都没有留下。

       他再一次笑了起来,与其说这是保护,倒不如说这是对他的惩罚。

       罪恶的果实就在他的血肉中,让他活到今日,身下便是仍然生机勃勃的神树,无时不刻地都在提醒着他的失败。

       无论是辉夜……还是他,都是被命轮玩弄的棋子啊……数十年的苦心计划,到最后竟然在那一瞬间便化作了泡影。

       咸涩的液体从眼眶中满溢出来,顺着斑的脸颊滴落下来,沾上了树枝。

       可是在这停滞的时间中,他唯一做不到的便是忘记那个男人。只有想起那个男人的时候,猛烈的感情才汹涌而出,近乎要将他淹没。

       而即便如此,他仍旧不愿意忘记柱间,他根本就不可能忘记柱间,柱间深爱的世界因为他而毁灭,连两次死亡都是因为他,这让他如何能够有颜面去面对那个男人。可是斑却连死亡都无法达成,根本找不到解脱赎罪的方法。

       他的存在,便是罪恶!

       激烈的情感在内心回响着,似要挤烂他的脑子。斑控制不住自己查克拉的四溢,大地因此而震动了起来。

       “停下来!”斑叫喊道,他蜷缩起来紧紧抓住了头发,如今在他身体内的查克拉量太过庞大,根本无法完全控制在自己的意志之下,只能痛苦地呻吟着,“停下来……”

       他的手边便是那柄先前留下的苦无。

 

       鲜血汹涌地从脖颈上的伤口中喷射出来,但是巨量的查克拉却没有同时彻底失去控制,反而是静止了下来。斑全身无力地松弛着,却又用力握紧了拳头。随后,因为失血过多,他渐渐闭上了眼睛,祈望着能用这短暂的黑暗麻醉自己。

       一根枝条状似无意地垂落了下来,慢慢地,它抬起自己的枝头,尽管僵硬却是无比温柔地抚过斑的脸颊。

       斑像是在做梦,他侧过头追寻着那轻柔的抚摸,口中喃喃地唤道:“……柱间……”

       
       但是回应他的,却只有树叶摩擦的沙沙声响。

 

       TBC
————————

       在这里提及一下因为依照原作设定的,所以柱斑两个人其实没有互通过心意。



13 May 2016
 
评论(3)
 
热度(53)
© 森罗万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