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原创】无所遁形(六月个人同人志隐藏篇,一发完结)

设定:得道金佛X乱世妖魔(另有隐藏西皮)

          和现实宗教没什么关系,设定很随意,文风很辣鸡,基本上是随心情瞎胡搞来着,狗血也许会有
       灵感来自于《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及《青蛇》


预警:因为设定关系,可能会有单个角色的自|体情节,不喜者慎

 

大家好,我又来了。今天来发一篇写在今年三月份,后收录于《那样的你,这样的我》个人柱斑同人志中作为了隐藏福利,现在同人志也快完售两个多月了,如今放出,希望大家喜欢~~


—————————————————— 
 

       据传那凡间突然出现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妖精,本相不知何物,只知对方手持铁扇,烈火加身,搅乱人间。

       仙界已无计可施,只得转而求助于以六道佛祖为首的佛界,望他们佛法无边,能降服住那妖魔。

       可事情大大出乎意料,八路神仙,十三罗汉,外加数个金佛菩萨。竟到最后皆无计可施,反倒被那大妖一铁扇扇得人仰马翻。

       不仅如此,妖魔还口吐狂言:“怎么来得都是这般废物,你这天界佛界,真是虚无一物,白受世人供养。”说着,又狂妄一笑,“如此这般,不如让这凡人拜我供我,那也好过现在处境不是?”

       “孽障!”因陀罗金身已破,双目淌血,轮回眼竟已失了法力。

       正在他打算拼死一搏时,突然根根巨木拔根而起,一时间地动山摇,拦住了他的去路。

       而待到妖类周身烈火环绕,逼退攻势之后,那些被他打得狼狈不堪的神佛也消失了踪影。

       “鼠辈。”斑站在猎猎风中,不由嗤笑。

 

       “世尊,眼下这般,该如何是好?”阿修罗心焦如焚,可惜他掌管生死这一大任,无法离开去降妖伏魔。

       六道佛祖眉眼微睁,道:“一切皆为造化所指,那妖魔自然有克制之法。”

       天寺佛光大盛,佛祖法相端坐云端,直视着某处隐山。

       “柱间。”佛音迢迢传来,那隐山仿佛回应一般溢出一片云雾,一布衣男子正从隐山内缓缓走出,倘若不是脑后一轮佛光闪烁,直叫人觉得普通至极。

       “世尊。”

       “柱间,那西方有一妖魔出世,你可知晓?”

       柱间颔首:“弟子知晓。世尊这番来找弟子,是想让弟子去降服那妖?”

       “正是。那妖魔乃三界浊气幻化而来,无心无魂,你所修应能克服住他。”

       “弟子定不负师尊所托,为这凡界苍生,便是献出金身,也在所不辞。”

       法相因此散去,而坐于寺内的六道佛祖却笑而不语。

       而在这厢,柱间领了佛令,即时便借了颗枯树干化出肉胎凡身,往山下走去。他以苍生为己任,降妖伏魔虽说义不容辞,却不明六道所言之深意。

       眼下,三界之中唯一的一尊欢|喜佛正在前往西方的路上。他每踏过一步,便繁花盛开,树草茂盛,生物成对,春意浓浓。

 


       这边塞小城原本就因苛政贫苦不堪,更不用提一时间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房倾树倒,摧枯拉朽,没过多久便血流成河,伏尸百万,百姓哀叫不已,只求哪路神佛出现,能救他们于苦难。

       “神佛?”斑倚在城楼之上,旁边便是那披金戴银却浑身战栗的肥胖城主,他笑得狂傲,“这凡间早已是我的了,他们竟然还去拜那些没用东西。”

       见斑朝着自己走来,城主吓得屎尿并出,跪伏在地上不停叩首:“在下愿意为您专设寺庙祭台,叫这城中百姓只尊您一神。求求您放我这一城百姓生路罢。”

       “放你这一城百姓生路?”斑似疑惑不解地重复着,随后又是一笑,“若我放了这些个百姓,你又放得过他们吗?”凡人浑身一僵,复又重重磕头,直道从前胆大包天,借了上神名号做些傻事,只求斑的宽恕。

       斑用那沾满血腥的铁扇抵上城主的后背,那胖子顿时涕泗横流,直叫饶命。

       又说他也是迫不得已,只想保全家荣华富贵。

       “迫不得已?那可真是难为你了。”斑轻声说道,“只是你自己做了这么多坏事,不能全都推到我的身上啊。”

       斑手上使力,一截脊椎碎裂,咯咯作响,城主下肢无力,倒在地上,已成瘫痪之人。

       第二下斑直冲着喉头,他看着底下那凡人,话锋又是一转:“不如,现在就让我坐实这个名头。等你到阎王面前,再去尽你城主之责,为你同下地狱的百姓求情吧。”

       铁扇愈压,咯咯之声便愈响,城主面色青紫,双目爆出,恐怕不出一会儿便会死去。

       正在此时,似曾相识的巨树如同一条木龙一般撞破石砖城墙,直冲斑而来。

       斑一挥铁扇,风如狂刀,令剩下的城楼也片瓦无存。却只削了木龙一层树衣,攻势不减,逼得他登上云间躲闪。却不想背后早已设有树枝埋伏,顿时被层层包围,毫无破绽。

       地上百姓见那妖魔已被树茧所囚,正以为自己逃出生天时,只见一时间雷火交加,树茧竟从内部爆裂开来,火焰如雨般纷纷落下。

       绝望一时间来得如此之快,甚至还不留给人反应的机会。可就在这时,那巨木又蔓延至城墙之上,织成了一个相似的树茧,将整个城罩入其中,好以保护其中百姓。

       斑看着这一异变,知道又是哪路神佛出现。

       不知死活。

       他收回铁扇,大喊道:“来者何人,现出形来。”

       树茧打开,城内已是一片惨淡景象。

       而就在那城楼上,站着个年轻和尚,面容沉静,面对斑也不露惧色。

       一看便知不是个普通的凡胎。

       斑落在破碎城墙上,对那和尚说:“你是谁?”

       和尚答:“我名为柱间,受六道佛祖点化,前来会你。”

       “柱间?”斑重复了一遍,“这可不像是法号。”

       “本就无什么区别,何必在意。”柱间说道。

       斑一笑:“也是。”又问,“你为何阻拦我杀那胖子?”

       “天下苍生,皆是生灵,生死皆有他自己的定数。”

       斑又道:“即使他吸民脂抽民膏,所行之事与我这妖魔毫无区别,也不能杀?”

       “是。”

       “你们这佛法,究竟在度什么人。真是无趣。”斑摇摇头,复又跳下城墙,走近了些。他端详着柱间,“不过,你倒是有趣。和之前那些金佛不一样,嘴里只念些阿弥陀佛,手上尽是些镀金宝器。”

       柱间笑了:“是吗?”

       斑这才发现这和尚远看面目清秀,可近看却英俊非凡,方才一笑更是平添魅力。

       斑的内心因那一笑而狂跳不止,又说道:“你我今日遇见,也是佛家所说的缘分吧。此地太过污浊,不知小和尚愿不愿意到我府上一坐。”

       柱间点头:“尚可。小僧脚步比寻常人快上许多,还麻烦尊驾带路。”

       “不用那么麻烦。”斑说着,化成一只金爪大雕,抓着那和尚扶摇直上了九万里。


*和谐部分,请点击*


       “你是想要先度/教哪一个呢?”

 
 

       过了许久之后,欢喜禅不知怎的,又成了佛法中的一脉大支。

       而那千手山,也成了欢喜佛徒的圣山。

       据传立于山间石洞之中,逢单日可听鹤鸣风声,穿梭不止。若逢双日,则可听到金铃叮咚之响。再逢朔望之日,便可听见两种声音相互夹杂,整日回荡于山中,余音绕梁,久不停歇。

       那时,千手山取日月灵气,吸天地精华,正是修欢喜禅的大好时机。

       是也?否也?

       只知佛皆由人修行而成,若有心成佛,那无论何时何地,皆能成佛。

 

       END


完整文字版请走论坛链接:【http://senjumadar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33&page=1&extra=#pid91064

 
—————————————— 

还有一点话:最后柱间的论道有一部分参考了霹雳布袋戏,感谢见多识广的亲友=3=



04 Sep 2016
 
评论(3)
 
热度(76)
© 森罗万象 | Powered by LOFTER